追蹤
野牛基地BilltheBuffalo
關於部落格
嚮往自由奔放的單車人!
  • 22202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和平林道之旅

 
兩個月前,幾個人興緻勃勃地搭上台鐵區間車往和平,下了車站,讓熱心的朋友開小發財車將我們載到四公里處的管制站,天空由晴轉陰,由陰變雨,由小雨變大雨,再從大雨變成傾盆,傾刻之間,雨水漫流成溪,山凹溪澗頓時成了隆隆作響的瀑布,在12.5公里處阻斷了去路,我們無計可施,只能望水興歎,打道下山。不過,我們因而有機會看見煙雨裡的澳花瀑布,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也埋下了再探和平林道的伏筆。

此行是二個月後的續篇。
有了洋信向朋友商借的三噸半,我們六人六車從管制站直接開上12K林道入口,省去中間這段泥濘不堪的灰石路。卡車在這條礦場泥路上行駛得有兩把刷子,路面崎嶇加上寬度不足,速度不能快,也快不起來。洋信貼心地帶了折疊椅讓我們在車斗裡坐著,才兩三下就讓路面彈跳顛得坐不住,四人全部緊緊扶著欄杆,站著欣賞沿途漸行開闊的風景。宜蘭雖下雨,和平這邊卻有旭日霞光,和平溪山谷上空露出一片藍天,讓我們心情開朗不少。

停車後,三哥照例吆喝著讓大家取出各自負責攜帶的爐具煮起咖啡,大夥今早都是清晨四點多就起床,半夜還因為興奮過度或焦慮難以成眠,一口熱咖啡下肚,不僅溫了胃,還提了神,配上塞滿背包的糕餅點心,幾句輕鬆愉快的玩笑,整個人身心都甦醒了呢!

和平林道沿著大濁水溪(和平溪)山谷緩上,大雨刷蝕的路基已經完全修復,路面不會「太平整」,蝕溝、碎石、落葉和野草相續相緣,是我們喜歡的林道類型。時序進入隆冬,氣溫約在15度,沿途偶爾有楓紅夾雜在闊葉林和杉林間,煞是好看。我們有整整一天的時間可騎,並不特別趕路,邊騎邊聊邊看風景邊戲耍,心情暢快。十七公里起林相轉成杉木林,林道變得清幽,陽光穿過針葉照著眼前的山林,色彩溫暖飽滿,讓人很難不停下來取景拍照。

通過十八公里路標,來到一處乾涸的溪澗,時間約在十點半,三哥提議休息,眾人架好爐具、烤盤,取出背包裡的麭包、土司、辮子起司、炸雞腿,就地野餐。Allen 帶來的六杯份摩卡壺煮出來的咖啡萃取稍微過度,味道濃烈,幸好有糖包打底,入喉依然不差;辮子起司是阿聰特別帶來給我的,因為我這個素食者與雞腿無緣;洋信特地買不摻蛋的土司,也是細心為我設想;三哥前一天先到吟芳買了素食麭包讓我帶著,好像怕我不會自行準備食物似的,阿勝讓他夫人先到天心素食早餐店買了全麥饅頭,早上再蒸過,這些都讓人感動莫名,銘記在心。

十八公里處有個柵門,需要鑰匙才能開。阿勝前幾天有先知會林管處,今早通過管制站時,家住宜蘭的管理員主動交給我們一把開門鑰匙,結果在開鎖時才發現鑰匙拿錯了!呵呵!我們只好採用接泊的方式,人、車一一攀越過柵門。接著迎接我們的是一整個山谷的蘆花,在陽光下閃耀,在風中搖拽,我讓大夥先往前騎,繞過溪谷騎往對面的山腰,再以遠攝捕捉兄弟們騎在滿山蘆花的林道畫面,人影兒縮成幾個紅、黃、藍色斑點,山谷間一來一回的對話呼喊卻是清晰可聞,想這深山幽徑裡,何時有過這麼熱鬧的氣息呢?

中午過後,天氣轉陰,山頭開始起霧,不久,整個山林被濃霧籠罩,風景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能見度降低,針葉林頓成水墨茵蘊的山水畫,我們從一片霧白騎進鏡頭,再騎進一片霧白裡,林道的地勢也稍微變陡,新整修的路段仍然鬆軟泥濘,間有方尖石塊填補,石與石之間空出凹凸不平的空隙,越野難度逐漸提高。洋信認為此行難得,應該盡可能騎到路的盡頭,依他的估計應在三十公里處。我們在雲霧裡一公里一公里地往前往上推進,心裡盤算著盡可能在下午三點之前抵達終點,如此才能在天黑之前下山。每騎一公里,就在里程標示牌旁休息,如此奮力推進,在二十八里處遇見一部超大型挖土機,通過之後是一段被車輪輾壓得車轍凹陷,泥濘不整的上坡,接著來到一處峽谷彎道,眼前的路徑就此被一堆巨石枯木掩埋阻斷,成了我們此行的折返點。

時間是下午三點,天空除了雲霧,也開始飄起細雨。我們的和平林道之旅雖然有巨石橫阻,心情卻因路徑有個明確的終點而感到雀躍欣喜。戴上護具,穿上雨衣,隨即往回騎。

下坡? 那是一段暢快的飆速。雖然地面潮溼,部分路段佈滿鬆動的石頭和爛泥,我們以往累積的經驗逐漸派上用場。信心足了,速度會是通過障礙的助力。不過這不表示我們個個都變成不怕死的拼命三郎,一逕往山下衝。而是在安全的前提下享受速度帶來的操控樂趣。我想這點阿勝最能體會,因為這一程後半段,他騎在前頭,過彎順暢,遇坑則拉,遇坡則跳,顯然已經體會了flow的訣竅了。

四點半抵達卡車停放點,在雨中一整車的人與車又花了一個多小時下到管制站。清洗身上的泥漿、更換乾淨的衣服再花了半個多小時。一行人原車在細雨中開回宜蘭,回到家已近晚上九點。

站在卡車上往山下開時,三哥裹著防風雨衣,笑著說平常工作都沒這麼打拼。

前天在報紙上讀到一則藝文報導,是關於國內書法名家杜忠誥老師半世紀的學藝理念。讀到他引述德國美學家席勒的話,心有悽悽焉。原文如下:

    『當一個人充分是人時,他才遊戲;當一個人遊戲的時候,他才是完全的人。』

也許這句話是我們此行最佳的註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