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牛基地BilltheBuffalo
關於部落格
嚮往自由奔放的單車人!
  • 221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故事長河---田古爾溪越野

 
    躍過土堤,進入河谷,循著四輪傳動車壓實了的便道往上游深處騎。熟悉的河灣,即使承受單車揚起水花的喧鬧擾動,仍靜靜地在眼前鋪展。極動的衝刺進擊,伴著極靜的悄然稀聲,大夥笑鬧玩耍的當下,也不時翻找記憶深處裡的過往: 爭論著眼前這道斜倚的岩壁是當年三哥、亞倫經過的那道; 遠處的廢棄房舍和柏油路是上上次溪水暴漲受阻,轉而探索的路線; 岩壁旁掘出的幾個小水塘是無所不在的野溪溫泉; 山顛上傳來的叫聲,據泰雅勇士說,來自首尾都難得一見的山羊。大夥兒騎騎停停,不在乎時間,只想盡情享受眼前老天爺厚賞的一切! 

    所以該喝咖啡時,就坐下來點爐子煮水; 想試一下技術就排隊跳躍; 想學著Danny MacAskill的,就扛車攀上岩頂; 想證實自己能跨越河階的,就反覆嘗試; 想測試近期練車成果的,就掌握機會騎上斜倚河道的漂流木; 想融入野地自然的,就閉目冥思; 想吞雲吐霧的,就坐到一旁。

    河道年年改變,但大地形一直都在。每往前騎一段,舊記憶與新經驗總會交錯疊合一番。一來一回彼此在腦海對照,初來乍到的新鮮感少了幾許,識途老"牛"的滿足感卻有增無已。歲月改變了人,讓人善感、念舊,更能隨遇而安,更能欣然接受老天爺招待的任何菜餚。

   終於,深入八公里後,再度轉進三道支流匯集的交叉點,幾年來不曾忘記的大斜坡河道再次出現眼前,內心自是悸動不已。三年前一探,選擇左線,未能探查中間河道源頭。後來河道變貌,難有機會深入,懸念至今,終於有機會再訪。選在大沖積扇中央休息,觀覽闊別千日的山川,喚一聲: 老朋友!  呵呵,話說這山與川確是我們眼裡的老友,可對千年一眨眼的它們而言,昨日不過一瞬! 在恆河沙數綿長的記憶中,果真有過野牛到訪的蹤影?

  抬頭,河道南邊有條明亮的沖積斜坡,興起從上面一滑而下的念頭,彷彿外國自由騎車手從峽谷揚塵疾馳的場面。這提議得到洋信和廖大哥覆議。三人隨即動身,費了九牛二虎將車推扛到適當的高點,讓阿勝、阿聰、亞倫和三哥協助拍照。站在高處往河谷望,底下的三人縮成小人影,遠處的河谷一目了然,卻更顯壯闊! 不過,腳下的泥石並不柔軟,多半是方尖碎石,經風雨吹刷,表面已呈凹凸起伏極大的蝕溝。我們盡可能順勢下滑,卻無法忽視稍一不慎可能造成的傷害,寧可保守操控,也就沒有高速流動的快感,至於左右擺尾揚塵,那就期待哪天真正遇到再說! 

   安全回到大沖積扇,繼續往上騎行。阿勝領頭,盡心費力踩踏,直到輪子不敵陡起陡落的鬆軟坡道才下車,一路推到十幾米開外的便道終點---田古爾河床臨山起點。再遠處,即是高聳入雲的大山,攀高一千米,若能翻過山顛,便可直通翠峯湖。站在標高一千米左右的河床,望著再竄升一千米左右的田古爾溪源頭,你著實無法說人有多偉大。大山、大河雖然安靜,卻明擺著擁有難以逾越的氣勢,那源源不絕的溪水,變幻莫測的雲霧,高不可攀的山峯,腳下如如不動的巨石,眼前隨著春風搖擺的綠林,哪一樣不是綿長悠遠,遠遠超越人的生命? 遠遠贏過人的意志? 我們唯一可取之處,或許就在明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勇氣,明知要推車,仍勇往直前; 明知會抽筋,也要踩踏到底; 這是渺小生命的壯闊之姿,是對生命最大的禮讚!  

    回程,田古爾溪以連續九公里的下坡河床便道款待。一掃原先老邁的步履,我們高速飛奔,在交錯的路徑間享受越野下坡的刺激與挑戰; 時而騰空離地,時而漂移過彎,原本需逆向涉水的河道,都變成順向泛流,騎姿少了緊繃,添了優雅; 不到上行時間的十分之一,已經回到看不見的田古爾橋橋頭。

    田古爾溪帶給我們種種可能性,比我們能想到的遠遠豐富多樣; 它,是條鑲嵌著源源不絕故事的河流。曾經來此一探的人,都是主角,也都是配角; 可能是路人,也可能只是背景的一部分。每個人都各有所思地深入谷地,也各有所取地出來; 都帶著自己的故事加入,也聆聽了河流的版本。


    田古爾是一條故事長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