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牛基地BilltheBuffalo
關於部落格
嚮往自由奔放的單車人!
  • 2220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遇見Jason---A Sparkling Meeting with a Modest Champion


一年有一半時間在外旅行奔波的Jason,結束八月底繁忙的Eurobike業務後,隨即”返”台(他本人曾提到生活中最有趣的事之一是每年有一個半月的時間待在台灣,工作、訓練、休閒)前往花東準備十月底東進武嶺的KOM賽事。翁大哥是Jason舊識,得知行程中有空檔,立即提出邀約,詢問返程中有否停歇宜蘭的可能,獲得他本人首肯後,便有了這次可貴的宜蘭行。

 

初見
 

9月6日早上我們(洋信、廖大哥和我)比預定時間提早半小時抵達集合點—-武荖坑側門停車場。不久,翁大哥也領著同是Jason舊識的Johnny Ni、Tommy Chang和另外兩位車友(趙老師和劉先生)抵達。Jason 不急不徐地下車,體型相較於我們對歐美車手的刻版印象顯得嬌小,神態沈穩,語氣和悅地和大家打招呼,這股紳士般的氣質深深感染了在場的所有人,安撫了原本因為面見新朋友的忐忐情緒,話閘子隨即打開。

 

勁駒
 

停靠在樹下的那部靛綠Cannondale Habit 是Jason 近日運來台灣的新品,車架規格為Habit Carbon 1, Large,左撇子前叉(Lefty 2.0 Carbon),後避為Rockshox Float, 行程120mm,屬林道越野車種(Trail bike),傳動系統採用Shimano XTR Di2 電子操控,WTB 碳纖輪組和外胎 (輪徑27.5”, 胎寬 2.4”),Fox D.O.S.S. 伸縮坐桿,WTB 坐墊,Shimano PRO Tharsis 720mm Trail 碳纖平把及以及由Jason本人從切身經驗汲取靈感研發的創新握把PadLoc Grips。

 

我們幾個對左撇子前叉特別感興趣,發現它與車頭管的組裝異於其它車種,不僅管徑特大(可能是1.5” 一徑到底),且無梅花形迫緊螺絲和上蓋。經Jason細心解說才知,這是Cannondale左撇子專門規格,前叉與車頭管以內管貫穿迫緊,少了傳統車頭碗時有鬆動的毛病,單支懸臂初看單簿,但側向扭動幅度比它種前叉來得小,結構結實,且重量較輕。為了證實,Jason面對車子,雙腿夾著前輪,兩手握住把手,左右扭動,以便讓我們看看把手和前輪反向扭轉的幅度,再和我交換車子,照例扭動,一看便知這Lefty是玩真的!

 

啟動
 

翁大哥領著大夥穿過武荖坑風景區,直上山林。路徑一開始就是陡上,少有平坡喘息的機會。隨著路徑逐漸攀升,沒多久,耳畔開始傳來濃重的喘息聲,唯獨身後的Jason,面不改色,輪胎輾過碎石泥地時也是靜悄稍的。學習力旺盛的洋信刻意騎在名將之後,觀察他的騎姿和踩踏,然後興奮地建議我應該跟著他一起觀察,因為他發現,Jason騎行時,人車不會左右搖擺,車子一逕穩定前進,毫無蛇行路跡,且踩踏速率不因地形緩陡而有太明顯的改變! 何以如此?

 

茶亭
 

九點半時分,第一停駐點已無平常來此健行的民眾。我們稍事休息,我提出了心裡的疑問。Jason 給的答案是爬陡坡時若車身會扭動偏擺,甚至失衡,主要是因為車手本身的核心肌肉群鍛練不足,軀幹無法提供充沛的腿力驅動踏板,因此才會導致人、車介面鬆動,行進因而不穩。

另外,我們也將前些日子和翁大哥討論到的自編輪組問題提出,請教他如何調校鋼絲鬆緊度。Jason提供了很多細節。要言之,以前輪為例,鋼絲鬆緊度由專用工具測得。碟盤一側,可調在130 kgf,較緊; 另一側為110kgf,較鬆。前後輪原則上無異。談話的同時,Jason神采飛揚,說他非常喜歡在家中的工作室自己編輪,搭配各式輪軸、外框和鋼絲,那是一門藝術(Wheel building is an art.) 。聽到這裡,我們的兩眼放出光芒,洋信原本就有自編輪組的打算,且已試編過一組,此時更顯得躍躍欲試。我呢,聽到”藝術”兩字之後,早已歡喜不已。

 

茶園岔路
 

翁大哥一聲令下,大夥再度跨上坐騎。茶亭接路面是一道水泥階梯,高度超到一個輪徑,我跟Jason提到平常著迷於操控技術,看到這種階梯總有騎上去的衝動。他直接回應說他也是如此,隨即二話不說跨上Habit,以慢速接近台階,前輪將要碰觸邊緣之際,一踩一提,輕鬆跨上路面,引來眾人的喝彩。

路徑到了茶園才緩下來。我們在此停留,等待同行的車友。接著,我向Jason提出了一直以來最常懸念的問題: 過彎技巧。雖然我們的車子設定大抵無誤,輪胎也都採用評價優良的產品規格,但每遇下坡過彎,一種對路況無法掌握,對輪胎無法完全信任的不確定感(也是一種恐懼)總會悄悄爬上心頭,讓人無法完全體會暢快出彎的快感。為此,洋信甚至蹲下來以樹枝畫出彎道,詢問入彎、出彎及選線的訣竅。對此,Jason微微一笑,給了我們確實、詳盡的說明,隨後還親自示範…

 

 

過彎

 

 Jason說,彎道有很多種,有邊坡支撐的,有平面的,還有外傾的(off-camber),依地形起落,可以千變萬化。但最後一種(外傾彎道)最難,所以在入彎前必須仔細判讀地形,尋找路面可用的支撐點,哪怕是個石頭也行…。不久,我們通過88、89號電塔路口,開始下坡,速度逐漸提高,來到88號電塔前的大髮夾,Jason 一轟而過,隨而急煞,相中這處坡度夠陡,內傾角度不明顯的彎道,將它當作示範現場,娓媚道出過彎要訣。大凡過彎,旨在速度與選線。首先,入彎前先減速(降到你可以應付的速度),路線外移,以求最大的入彎角。其次是內切與滑行,將路線盡可能切向彎道內側,以便預留足夠的出彎空間(做為調整、防護之用),身體順勢內傾,取得最佳的抓地角度(必要時伸出內側腿維持平衡),同時切記,盡可能不按剎車(尤其是前剎車),後剎車若不得不用,也只能輕按。這兩個步驟若能到位,最後的出彎就只是順理成章,保有極佳的速度迎向下個彎道。整個入、切、出彎過程,視線要放遠,直視行進方向…。分段解說後,Jason紮實地示範一次,並依次指導洋信和我這兩個興緻勃勃的學生。

 

名師傳承

 

看過教學成果,Jason 再次提點: Brian Lopes曾告訴他,入彎速度過快,出彎不見得會更快; 入彎雖然慢一些,出彎卻可以因順暢入彎而在後段加速, 整體速度反而得以提高。道理何在? 因為入彎速度若過快,中途為了防止失控往往必需剎車,反而干擾出彎的動作和速度,車手必須奮力踩踏補足中途失去的動能,費力且佔不了優勢。這些話是我們到了河邊煮咖啡時,再次詢問後才確認的,因為第一次聽時,整顆頭被Brian Lopes這個名字轟得嗡嗡作響,根本無法專心聆聽! 

 

誰是Brian Lopes? 如果你對登山車技巧有濃厚興趣,最終一定會追到一本外文書” Mastering Mountain Bike Skills” ,封面車手和內頁照片,很多都是以他為模特兒拍攝的,右下角的作者有兩位,Brian Lopes的名字甚至以較大的字體呈現。再追下去,就會發現他曾是多次世界杯曲道下坡賽(4X)冠軍,世錦賽四冠王,數不清的NORBA下坡賽冠軍,最近一次名揚宇內,是奪下2012世界杯首屆XC Eliminator (越野爭先賽)冠軍,時年四十! 三年後的今天,他依然活躍在賽場,與英國下坡車車手Steve Peat一樣,都是令人景仰的登山車界常青樹。

如果Jason關於過彎的技巧是直接得自Brain Lopes 的提點,那麼我們這群老大不小的徒弟也算是透過這層名將間的師承關係沾到一點大師的口水囉! 哇!

 

疾下如風

 

正當Brian Lopes這名字和Jason的話語在我腦海迴盪時,先前被超過的兩輛四輪傳動車正發出低沈吼聲往彎道進逼,避免麻煩起見,我們立即跨上坐騎,騎向此行的折返點—-武荖坑溪谷。Jason 一跨上車即往下衝,過了第一道彎後,一溜煙消失在覆滿碎石、蝕溝,左有攀藤,右有橫倒樹枝的陡坡盡頭,再次和他會合已是數百公尺外的溪底—-這是storming、bombing和shreding的最佳註解。

 

He bombed down the descent, shredding it like a storm.

他像一陣疾風轟下山林。

 

 

野孩子

 

來到武荖坑溪底,見滿眼翠綠的河彎溪谷,淙淙奔流的清澈溪水,山林戰士搖身一變,成了赤足裸背的野孩子,噗嗵一聲泡入清涼的溪裡,眾人見狀,立即跟進,不多時,水中但見五個並排仰躺溪裡的大男孩,又叫又笑,輕快的語調迴盪溪谷。洋信和我在一旁煮水沖咖啡,讓大家隨興取用。新舊朋友們或圍著廖大哥的車子研究避震設定,或交換彼此近期單車體驗,友誼彷彿這咖啡的香氣,不僅沁胸浸脾,溫暖心窩,更溢入山林,與天地合流。生活再怎麼不同,此刻的我們都是一群喜歡徜徉山林的野孩子。

 

返程攻坡

 

從溪底到88/89電塔叉路,前半段的陡度超過12 % ,沖蝕溝、碎石、爛泥、落葉和夾彎沿途阻撓,難度橫生,我們傾向自由騎後,已經把車子的設定調成下坡取向,遇到這種陡坡,只求盡力上攀,卻無法不間斷的一路騎上去,推車變成攻坡退敗後的常態。

身為頂尖職業車手,Jason再度開了我們的眼界。從河床開始,他穩穩地踩踏,車身如前述,不搖不晃,一路遇彎則轉,遇溝則閃,遇橫木輕跨,遇急陡坡也不見打滑,不疾不徐,一口氣攀上88路口。為了滿足好奇心,我又發問了: 您是怎麼辦到的?

 

化整為零

 

爬陡坡除了坐姿前移、視線放遠、採用最佳齒比(注意,不是最輕踩齒比)外,還有一個訣竅,Jason很認真地回答我的問題; 那就是化長坡為短坡,一段一段地克服艱難路段。長陡坡讓人生畏是因為它”看起來”像是一條無窮無盡的痛苦旅程,如果將它化整為零,每用力踩幾下就稍為緩和放鬆,等快要定竿時,再用力踩幾下,如此周而復始,就能不必因爆肺”鐵”腿而下馬。聽到這麼聰敏務實的攻坡方法,實在難掩歡喜笑意,等不及要把這些武林真言分享給剛抵達路口,仍在喘氣調息的洋信和其他車友。不過,Jason提醒我,這是平常攻坡的模式,若是比賽,則只有火力全開一途。

 

以柔克剛

 

話閘子開了,我續繼追問: 方才下坡時,見您轉個彎就無聲無息地消失在坡道盡頭? 要訣何在?

Jason答道: 下坡時,越安靜,就越快。

撇開車種與設定差異不談,Jason要求自己身體放鬆,目光放遠,信任坐騎,讓它能靈活反應地形。如此,人車與地形不採”對抗”,而是”相映”,車速就能提高,更能順暢地流動,輪胎擊地的聲音自然變小。越流暢,就越安靜。聽到這裡,我不免想起老子,他曾說: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頂尖車手在沙場上獲得的體認,與老祖宗的哲學若合符節。

 

成功方程式: 天份+承諾

 

先前在茶園路口請教過彎要訣時,我先問了Jason 一個問題: 我們有人兔跳一練就是一年半載,猶未竟其功,您是如何練成這身武藝(技巧)的? 聽了這問題,Jason莞爾一笑,說這些技巧,他並未拜師學藝,而是年少時,看著旁人怎麼騎,就依樣畫葫蘆,一學而就,並無困難,因此平常也就談不上”練”技巧一事。我們聽了瞠目結舌,直嘆Jason真是個天生車手。這又讓我聯想起俄國大提琴家羅斯托波維齊一次訪談中回答基本功的錘煉時,所說的話: 我從未遇到技巧瓶頸,所以不練琴,只在演出前幾天合譜演湊,找出樂曲的靈魂(筆者衍譯)。一代大提琴泰斗直言如是,與Jason的回答多麼相近! 技巧是天才展露天份的自然衍生物,卻是我輩憚精竭慮,日復一日鍛練方能成就的功夫…

 

天才如Jason, 在交談過程中展現了身為職業車手的自律與承諾。他有私人教練提供訓練課程,每天書信往返,上傳訓練資料,適時調整訓練的質量,並嚴格控制飲食,維持體重。以這次參加東進武嶺KOM賽事為例,此前一天已經實地騎過一次賽道,熟悉地形,匯集有用的資訊做為備賽參考。這不僅是專業要求,也是更深一層的自我期許(commitment),它形塑了車手自我實現的信念,進而也促成他邁向成功之途,這是我眼中Jason的成功方程式,我輩若能仿效,若不中,亦不遠矣!

 

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悅乎! 當Jefferson兄以他的赤誠熱情邀約Jason到宜蘭一訪,我的心是忐忑的。自己是個孤僻又不擅交遊之人,恐有失禮之虞。不過,Jefferson兄舉重若輕,閱歷豐厚,在他細心安排下,一切水到渠成。我這邊復有野牛兄弟洋信和廖大哥無私無怨地奔波支援,心裡穩當不少。

南太平洋玻理尼西亞等島嶼原住民散居相距數百公里的海中孤島,數百年來在島與島之間以舟筏往來,形成一個環狀交通網絡,島民中有擅長航海冒險者,每隔一段時間便揚帆出海去探訪遠方的陌生朋友,見面時,不是做”貿易”,而是彼此交換以貝殼串成的項鍊或手環,並且向對方訴說這趟旅程的豐功偉業,從此這些故事便跟著這條項鍊或手環,隨著新主人累積更多的經歷,直到下一趟旅程,遇到另一個主人,開啟另一段故事為止,如此相互遞嬗,周而復始,南太平洋的文化交流於焉成形。對他們而言,航海冒險探訪異族,主要目的就是交換生命故事。若這人手中接獲的環項故事越多,價值就越高,主人就越有光彩。

Jason像是遠地來訪的勇士,以他的生命經歷和我們交流,我們則回以誠摰真心,並以此歡喜雀躍。這是一則真金難買的生命交流,美麗邂逅,即使未來歲月悠悠,仍能讓人回味再三…

 

 

後記:
與Jason碰面起,訊息即不斷湧現,文中所記僅是個人過心在意的片段,缺漏之處甚多。限於篇幅與記憶,無法一一呈現,還請朋友們包涵。之所以提筆為文,實在是因為機會難得,能從世界頂尖車手窺得單車世界堂奧之一隅,再怎麼說也難能獨善其身! 文字記錄是我們回饋Jason和這個世界的職責。願有心走進單車與山林的人都能從中得到所需的能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